新時代如何更好再現革命精神
2019-12-31 17:01:00
來源:新華日報
0
【字號:  】【打印

  中國共產黨在領導中國人民開展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的實踐中,在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指導下,吸收了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結合偉大的革命實踐,孕育了偉大的革命精神。革命精神是特定個體或群體的精神信仰的體現。革命精神首先具有個體主體性,千千萬萬共產黨人在革命實踐中發揮高度的自覺性和主動性,通過自我意志努力將精神的需要超越感官滿足的層次,上升至理性、信仰的層次,在歷史的關鍵時刻,將內化于心的革命精神外化為行動。革命精神還具有公共性。無論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還是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無論是為無產階級解放而奮斗還是堅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立黨為公一以貫之,充分表明了中國共產黨價值取向的公共性。

  革命故事的講述既要有國家層面的大局講述、“自上而下”的宏大敘事,也要有“自下而上”的微觀敘事和生活敘事。時代需要航標,社會需要榜樣。運用榜樣的力量,將不同時代所宣揚的核心價值體系具體化為個體的人、物與事,成為人們可親近、可踐行、可模仿的具體形象,從而達到將革命精神傳播于大眾,內化為普羅大眾所遵循的行為準則。新時期的革命理想, 就是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的中國夢。實現中國夢,不僅要走中國道路、凝聚中國力量,還要弘揚中國精神。

  因應時代潮流的革命精神弘揚。改革開放以來的政治經濟變遷推動了個體化進程,將眾多單位人變成社會人。“個體化”成為現代性社會的基本表征之一,成為人們的普遍期許。這一趨勢間接導致了個體主體性在精神生活中日益占據支配地位,并逐漸形成了區別于以往文化形態的“自我文化”。正在發生的個體化進程不可避免地會給國人的精神生活帶來沖擊,對革命精神的傳播帶來了巨大的挑戰。既然個體化社會趨勢不可避免,如何有效應對個體化社會的挑戰,促進社會群體對革命精神的認同與內化,必要的措施和路徑便是必要的。因此中國革命精神個體主體性維度可以充分發揮其激勵作用,通過革命故事的講述,將革命精神的內涵內化為現代人遵循的價值規范。

  革命精神的儀式化傳播。隨著社會的轉型,傳統的采用過量的灌輸式、說教式的傳播方式,不但不能起到良好的傳播效果,還有可能適得其反。儀式化傳播的最高境界是“構建并維系一個有序的、有意義的、能夠用來支配和容納人類行為的文化世界。”儀式化傳播的特點、目的與傳播革命精神的目的即構建紅色信念與價值認同是高度一致的。革命精神傳播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在空間上開拓版圖,更需要的是在時間與深度上延續與深入。儀式化傳播的效能高度滿足了此一需求。

  構建協同機制,實現社會—家庭—紅色文化場館緊密對接。傳播革命精神是一項十分復雜的育人工作,“育人以合力為上,以分散甚至抵觸為害。”構建協同機制,第一應是實現紅色文化場館—學校銜接。紅色文化場館應根據自身藏品和展覽等具體情況,與學校中的相關思想政治教學內容、教學話語等相互貫通。在發揮自身優勢的基礎上,主動構建適應學校教育教學機制的傳播話語,編寫相關傳播文本、教材,以供學校師生開展思想政治教育時選擇。

  重視革命精神的轉化,實現歷史意義與現實意義的疊加。革命精神的核心要素為“堅定的理想信念”,本質是對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堅定信仰。革命精神具有崇高性、聚合性,強調個體犧牲等特點,這些人生價值選項與當今的社會群體所經歷的生活時代存在著較大的距離,因此導致了革命精神在社會群體間的傳播存在認同與內化困境。教育對象以及時代的變化決定了革命精神的傳播必須要加以轉化。為了適應新時代社會群體的特征,在思想政治工作教育中,在紅色文化傳播中,將革命精神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黨性教育、公民精神等相結合,用當今的語言和辭藻,再現革命精神的時代意義,實現歷史意義與現實意義的疊加。

  (作者分別為渡江勝利紀念館副館長、研究館員,渡江勝利紀念館綜合業務部副主任、館員)

作者:吳小寶 楊學功  編輯:馬麗花  
吉祥8客服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全国 今天 11选5 500 神测网在线预测加拿大 网上的五分彩是真的 温州麻将胡牌图解 天津11选五今天第45 上海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白姐公开一码 贵州捉鸡麻将下载安 上海时时彩开奖记录 福建体彩网11选5遗漏 四川金七乐今天开奖号 四川麻将手机版下载 500万彩票网电脑版比分 开奖号码3d 竞猜足彩比分推荐